更大的信息,一个人突然从大卫

图片 1

图片 2

柯布西耶说:“住房是居住的机器。”那么对于 大卫霍克尼
而言,游泳池就是享乐的机器。

在这个新媒体、观念、行为表演主导的当代艺术界,架上绘画是否还能生存?它会以何种方式延续?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2015年4月在北京的轰动性来访,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再次引发了这个一直敏感的话题。大卫霍克尼在中央美术学院做讲座自上个世纪60年代以来绘画一直危机四伏,观念艺术、行为艺术、影像艺术此起彼伏,前卫、新前卫、后前卫一浪高过以浪,霍克尼却一直以坚定的姿态应对当代艺术种种激进的挑战。在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卢西安弗洛伊德(Lucian
Freud)等老前辈先后故去,达米安赫斯特(Damien Hirst)、萨拉卢卡斯(Sarah
Lucas)等等年轻的英国艺术家(YBA)纷纷登堂入室的时代,这位波普时期成名的英国绘画老大师,依然保持着出旺盛的创造力,他用
iPad创作的多视角作品被许多画家视为指路明灯。大卫霍克尼是20世纪最受欢迎的画家之一。2012年,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的收官大展一个更大的水花(A Bigger
Splash)就以霍克尼1967年的画作命名。在这件作品上,他抓住了一个泳者跃入池中后,水花四溅的那个瞬间。大卫霍克尼,《一个更大的水花》
,1967, 丙烯画,243.8 x 243.8 cm,
伦敦泰特美术馆《一个更大的水花》看上去只是简单的风景,粉色的小别墅和蓝色的游泳池交织出一种令人愉悦的视觉感受。那个白色的水花应该来自于一位跳水者,然而这个人不可见、不在场,只有空着的椅子留下寂寞的痕迹。在这个瞬间,一切仿佛都凝固住了。画面上冷暖对比的色调、垂直的建筑轮廓线、跳板与水平面形成的45度角、静止的背景与跃动的浪花、物的精确与水的模糊、视觉的清晰与心理层面的困惑,种种反差格外吸引,也构成了画面的深度。波普艺术运动是从英国的理查德汉密尔顿和大卫霍克尼开始的。象其他波普艺术家一样,霍克尼一开始也引用杂志和招贴画的图像,60年代,他搬到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后,转而开始表现那里年轻时尚、享乐主义、自由自在的生活。阳光、泳池,棕榈树、海景、修剪整齐的草坪和晒太阳的泳者霍克尼的《一个更大水花》和游泳池系列所对应的是美国加州洛杉矶享乐主义的生活方式。不仅如此,这种美好的图景下面还隐藏着一些更大的信息。水花四溅在西方历史中,关于水花四溅的神话来自于17世纪基督教改革家马丁?
路德翻译圣经的故事。路德把圣经译成德语的过程漫长而又艰辛。每当他工作到深夜时,撒旦就会使出各种招数来诱惑他。一天晚上,愤怒的路德把墨水瓶扔向撒旦,没有打中,瓶子砸到了橱柜的木板门上,墨水四溅。此后,关于墨点的印记、关于溅的故事就成新教精神的核心,真信徒向腐败教会宣战的象征,反传统、反牌坊、反偶像崇拜、乃至后来民主社会争取个性自由的行动标志。达达艺术家毕卡比亚(Francis
Picabia)
之溅毕卡比亚《圣母》被称为甩点子的杰克,是新一轮溅文化的化身,他身心投入、激情四射的行动派创作方式,成了前卫、反叛、男性创作力的象征。杰克森波洛克《夏日》,1948,泰特美术馆与之相反,霍克尼的作画方式十分冷静,在60年代后期来到加利福尼亚之后,他改用丙烯作画,创造出一种干净、平面、近于时尚设计的风格,冷冷地把波洛克之溅水彩变成了一朵大水花。而且,这个大水花背后还有另外一个隐藏的信息:霍克尼的男友刚刚裸身跳进了泳池。霍克尼的游泳池系列描绘的是他本人的生活。《尼克?怀德的肖像中画的是他的一位男友,艺术商人尼克怀德(Nick
Wilder),画面以蓝色为主,开始体现出简练、精确的特性。《晒太阳的人》描绘了他新结识的男友的彼特?史莱辛格。这幅画的风格更加简洁。阳光、泳池、男性的裸体使画面散发出一种诱人的气息,富有装饰感的白色曲线勾勒出水波的荡漾,令人心荡神池。在《一个艺术家的肖像》中,霍克尼更清晰地描绘了年轻帅气的彼特史莱辛格。而这一年他们两人分手了。年轻帅气的彼特身着醒目的红色西装,微微俯身望向池中的泳者,而泳者潜人水中,两者的目光并无交集。泳池的边缘清楚地分出了他们彼此的界线。背景上翠绿的青山令人想起古典油画中法国南部的景致,视觉效果的和谐反衬出人物之间的隔膜。杰克?哈桑的影片《一个更大的水花》为霍克尼这段私人情感经历和加州的文化生活做了更具体的注脚。尼克怀尔德,《尼克怀德的肖像》,丙烯183
x 183 cm,
私人收藏大卫霍克尼,《晒太阳的人》仿佛是特纳、修拉、凡高、马蒂斯的当代变体。一条大路从橘色的楼房和突起的树丛之间滑落,艳红、粉绿、柔紫和淡蓝构成了各种色彩和谐的交响。大卫霍克尼,《通往斯莱德米尔的大路》,1997,油画,51
x
63cm霍克尼描绘四季的风景画非常大,最大的长达15米,可以与莫奈的全景睡莲相比,画面视野广阔,由2至52个画面的组合,其中还包括视频装置作品《沃德盖特森林,冬天》和《七张约克郡风景》,这些作品由多台摄像机拍摄合成,最终于巨大屏幕上呈现。
霍克尼的《四季》表现了从初春那抹柔嫩的淡绿到夏的繁茂、秋的绚烂和冬的苍凉。它们构图普通,笔触轻盈、看得出修拉的色点、马蒂斯的笔触、还有如古典历史、神话题材常见的构图。色彩也是精心搭配的,金盏画、蓝灰、赭石、洋红制造出令人愉悦的光芒。霍克尼对英国风景每个细节的描绘都令人感觉舒适,小路,山丘、树木、点缀着花朵的矮树丛、闪动着夕阳光辉的池塘,它们亮丽、生动,没有内在的隐喻,没有戏剧性、感伤或是惊异,即便是冬天的枯树,也散发着美好的光色,并无忧伤,看不出生活的磨砺之苦,更看不出画家70年代有过得忧郁症的经历。如此令人愉悦的视觉感受并没有其它意义,就象那幅画的题目所说没有什么可宣称的。大卫霍克尼《没有什么可宣称的》
(2006), 由
6幅油画组成霍克尼感兴趣的显然不仅仅是光影、气候的变化和自然景物本身,也不是心理情感和社会内容,而是如何看、如何画、如何再现、如何在这个高科技时代吸引观众来美术馆看画。那一整墙夏日的甜蜜风景,接着一整墙的秋日树林,还有冬天洒满阳光的林间空地,每一件都是相互关联的,构成了画家自己建构的一个庞大的比较性研究方法,包括对于再现性绘画形式结构的掌握、色彩、色调的理解、新视点的探索,还有他特别看重的透视问题。霍克尼一直探索在塞尚和毕加索之后,如何把画面的视点进一步打开,使绘画产生超越摄影的视觉效果。在北京的讲座中,他一再提到1976年访问中国时,受到了中国传统卷轴画散点透视的启发。在透视效果上,这些运用了科技手段的绘画当然不同于传统的素描。但是,当霍克尼向数码照相机、ipad和九台同时运作的摄影机致敬时,他的艺术水平是否达到了新的高峰?这种新的探索算得上是一个更大的水花吗?它是否传达了更大的信息,预示着未来绘画的走向呢?大卫霍克尼《冬天的木材》,2009,15张油画合成关于透视的革新当然不是从霍克尼开始的,从马奈、莫奈到塞尚、毕加索,艺术家的革新既受到科技的影响,又与之疏离。画家一开始就用反自然主义的分离笔触表现出与照片的对立,为的是留下个人的生存痕迹。艺术的神秘力量总是来自于艺术家通过媒介和题材所体现出的有关个人生存的挣扎。60年代,霍克尼的《一个大水花》曾经溅出了艺术家的个性和生存经验。近年来他的ipad画视觉效果更加完善,更加吸引人,不过,它们更像经过Photoshop处理的电脑图像,虽然外观鲜亮,却令人感觉空洞无力,不再有批评性和社会关注、缺少人性的力度。站在那些巨大的、有些超现实的、令人视觉愉悦的作品面前,我们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霍克尼的方式不再算得上前卫、也不是主导性的趋势。但是,他对于绘画的一生执着,在形式语言上不断地推陈出新,把当代艺术放入大众视野中的大胆辩论,使他和他的画都一直保持着强烈的吸引力。当架上绘画,特别是再现性的具象绘画一再被宣告死亡之后,霍克尼唐吉柯德式的执着坚持也就不断被赋予了特别的意义。绘画总是从意外的源头回归,无论是学院派根底深厚的中国、前苏联、东欧,还是观念艺术一直占上峰的西方世界,年轻一代依然不停加入这个队伍。也许,当我们不必执着于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这些空洞的概念,也不再屈从某一种所谓主导风格时,我们就不必在乎绘画是否死亡或是回归,而可以自由地拥抱艺术本身了。作者邵亦杨与画家大卫霍克尼的合照

1

编辑:徐啸岚

别墅、阳光、游泳池

大卫霍克尼
出生在英国的约克郡,是世界上最少阳光的地方之一。他回忆道:“当我在美国洛杉矶上空飞过的时候,我看到了蓝色的游泳池,要知道,游泳池在约克郡是个非常奢侈的游乐设施。”当他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去到了美国洛杉矶,他开始作画,也在这里开始了他的画家生涯。

他最著名的作品《更大的水花》(A Bigger Splash) 便是在这座城市完成的。1960
至 1970 年间,别墅、阳光、游泳池,便成了他画作的常客主题。

图片来自网络

霍克尼的这一系列泳池作品有着极强的个人绘画风格。这一套作品都是水性绘画颜料绘制而成,构成感强烈,色彩关系明快。

在霍克尼的水波纹中,水作为单独的素材,体现静止或者运动中“水”的变化场景。

《上岸的男子》 布面丙烯

183cm*183cm 1966年

图片源自网络

《上岸的男子》是霍克尼艺术中非常经典的一类画面,带有人物的游泳池场景,画面中的绿草植物纹丝不动,画面中男子用手撑着岸边,水面上有一点倒影,泳池中的水型用了曲线造型,水面基本处于平面的状态,平静中伴着没有规律的颤动,画面的整体是静止,通过流动的线条给画面无线的生机。

霍克尼符合自身艺术气质的“水波纹”、“水花”的造型,它的现实感、语言关系,是时代的产物也是艺术家个体观念的有力表达。

《泳池与两个人像》

图片源自网络

2

两秒钟发生的瞬间

《更大的水花》是大卫霍克尼众多泳池系列里比较有代表性的作品,也是他精心于结构的作品。

《更大的水花》 布面丙烯

242.5cm*232.9cm 1967年

图片源自网络

构图上,地平线将画面整齐的分成上下两个几乎平行的部分,此时远处的房屋在右侧停了下来,它没有随着地平线一起通向画面的右边,这样,增加了纵深,也强化了气息的、流动的感觉。

远处两棵笔直硕大的棕榈树,一棵在屋子后面,另外一棵完整的露在画面中,这样交待了一种层叠的空间感,棕榈树上的叶子和房子落地窗上反射出来的叶子都一动不动,让画面惊人的安静,在画面的前景上设置了一块跳板,跳板上没有人但通过画面中的水花反映出人刚刚跳下去的时间概念。

《更大的水花》细节图

图片源自网络

这是一幅标准的平视效果的构图,但是,霍克尼的过人之处是中景的设置,中景一般是画面主要矛盾的发生地,在这里,水花分成三柱,依次以相对松紧的节奏组织在一起,左侧的水花基本上保持了水池的固有色,中间变化丰富节奏感强比较激烈,然而右侧的水花看似了了几笔却表现的更加生动,三组水花组合在一起,加上画面前景的跳板,说明了刚刚有人跳入水中,作为主体的“水花”本身,在与寂静画面成强烈的对比,并让自己显得栩栩如生,这是艺术家在详尽观察后的结果,也带着画家语言追求的全部清醒和完美掌控,使现场感和平面性的生动结合天衣无缝。

《平行印刷的水纹》 纸本彩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